0、不再喜庆。 1、感谢宝宝。 2、感谢小老虎。 3、月亮之上。 4、早起的鸟儿没虫吃。 5、伤感情歌。 6、爱情呼叫转移。 7、安意如。 8、星座。 9、网络共享。 10、隐形眼镜。 12、今日不再。 13、写的很乱…

“本命年快结束了呀,
大家收获大吗?
有什么感慨?
有什么遗憾没有?
说出来交流一下了.”

“最近大家在做什么呢?
互相交流推荐一些好看的、好听的、好玩的。
OK?”

开始上班了...

倘若今冬无飘雪,我愿东望看朝阳…

一直盼望着下雪,到将走之时也毫无迹象,看来今冬与雪无缘。 暂短而又漫长的假期终于结束了,另我不再想象,也不再期盼。 还没动身,同学朋友送行的短信已经到来,感谢你们的祝福,我会旅途愉快、会工作顺利的! 感谢爸爸、感谢妈妈、感谢所有我爱的和爱我的人,我会努力的! 也许,真的应该多出去走走的… 不写了,就拿去年这个时刻的文章来应付一下吧。

冬天过去了,春天也就来了…

不在无聊...

“往上爬,决不认输,让自己满意,决不堕落。”,第二次引用《火影忍者》中的话了…

春节期间,我向周围的年轻人和网络上的朋友调查,询问过年的状况,几乎所有的朋友都得出了“无聊”的观点,当时我还欣喜的以为自己找到了知己。 直到昨天晚上,我才发现我错了,其实我们这帮年轻人都是这么的无聊,我们都是在浪费着叫做时间和生命的东西。 昨天晚上,第2次和家人一起看电视,河南卫视的《老爸老妈总动员》,从节目中的三位主角身上,我也终于发现了什么叫活的精彩! 无聊了,干吗不自己找乐子? 正想跟SIKO联系呢,下午便在QQ上遇到了他。只是“好好干.. ”三个字从他口中说出,显得那么的亲切,我告诉自己,没有理由不好好干了。 在Q上遇到了一初中同学,聊了半天竟然两人家是谁都不晓得,只是从他口中得知,大年初一下午初中的一帮同学在学校聚会了,而且人很多,而且没有通知我。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没有叫上我。也许姐姐的“你们之间的距离拉大了”的话可以勉强的作为回答吧。 是吧,他们大部分都身为人父、人母了,哪里象我,还像个学生… … … 不说了,要加油了! 《老爸老妈总动员》快开始了,可能是第3次,也是最后一次和家人一起看电视了。

活的精彩!

我再次对自己说。

红色警戒

游戏如人生,但万万不可游戏人生!

放假在家,刚开始几天,自己天天游戏、音乐、电影,后来想家中既然有两台电脑,何不和哥哥连网打游戏? 最常玩的即时战略游戏就是CS了,无论是CS1.5还是CS1.6,只要局域网设置好,都能很轻松的连接上。只是哥哥最爱玩的、也是两个人对决最有意思的《红色警戒》却怎么设置都不成功。 最后上网“百度”,发现红色警戒II的局域网联机的问题可真不少,综合网上的各种方法,终于设置成功,欣喜之余抽空将其设置方法与大家分享: 点击阅读下文精彩内容 » »

过年了...

世上本没有“年”,庆祝的人多了,也就有了“年”。

试图找一张颇具喜庆的图片发上来,但最终没有找到最为合适的。突然发现这张,感觉甚好,以此来回忆一下那逝去的美好童年。 发现年龄越来越大,心中的年味也随之减淡了。试图寻找一些所谓的乐趣,却发现怎么也找不出来。 央视年夜大餐由于佐料依旧,也弄不出什么新意来了,让人依然觉得失望,就连赵大爷的小品,也难以另我提起神来。可能我心有所属,一切都觉得那么的平淡无味了… “恭喜发财,红包拿来!”早上正在刷牙,小侄女已满带欢喜的跑来拜年了。等洗漱完毕,今年准备的第二个红包已被我送出,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爷爷、爸爸、妈妈,也许以后的几天将会有更多。 手机还在不停的响,祝福短信依然不断。感谢大家,感谢你们的祝福,咱能否来些原创的? 同样的短信我看了多遍,同样的祝福我收到多次。请原谅我,手机空间实在有限,以至于看完或没看完之后不得不给他人留些空间而将你们的祝福转移到我的心中。大家都辛苦了,也许仅仅发来“新年快乐”四个字或诸如此类原创的朋友都很悠闲吧? 支持原创,打击盗版! 突然好象从小侄女的身上发现了过年的意义—-过年了,总该有个盼头吧:好吃的、好玩的、新衣服、压岁钱,亦或亲戚朋友之间的欢聚吧。 而这些对我,对于我们这些已经不再年幼的孩子来说,已不复存在了。 感谢爸爸、感谢妈妈,辛苦了一年又一年,最终也没有闲下来,儿女都从四面八方赶回来了,他们一直在为他们准备好吃的,而自己,再辛苦劳累,也终无怨言。真觉得当年的《常回家看看》最亲切了。 传说中的本命年随着昨晚的鞭炮声而去,新的金猪年欢欢喜喜的到来。 对自己的2006仍然很不满,感觉又是一个轮回,感觉太多的时间被浪费。最不可原谅的是,无数宝贵的精神能量和时间都消耗在了重复性的焦虑、自我思索和顾影自怜上。曾经告诉自己在本命年到来之时,自己在下一年,下十年,下半辈子可以变得更勇敢、更坚强、更豁达、更自由。现在来看,我做的还不好,还是害怕孤单、害怕寂寞,害怕让父母失望,害怕辜负与被辜负,还是在被软弱蚕食,心还是在漂流。 新的一年,心里自然充满期许。我希望伊拉克人能想通了不再掐架,希望俄罗斯人能想通了不再搞什么暗杀,希望河南人想通了不再骂郭德纲,希望地震想通了能绕开海底缆线而行,希望冬天能够下雪,希望我家的小猫不再因为害羞而离家出走,希望家人安康、爸爸豁然,妈妈开朗,慧慧茁壮,聪聪成长,希望朋友们和网友们该找到工作的找到工作,该发财的发财,该有艳遇的有艳遇,该买房子的买房子,该结婚的结婚――如果实在没有什么好消息,也希望你们想不开跳楼的时候正好下面有一个席梦思… 至于我自己,我希望2007年能够停止心中的漂泊――如果不得不接着漂泊,希望能追上有趣的旅人。希望自己能够更快乐――如果不得不焦虑,希望这焦虑能转化为生产力。希望能更加投入的工作――如果不得不分心,希望迷路的途中有意外惊喜。最重要的是,希望自己在所有的希望落空之后,仍然能够保持希望。

“一个目标,两个理想,三个愿望”,2007年,依然超着这个目标出发。

祝大家新年好!

恭贺新年...

黄牛票:是因为黄牛党而得名的。黄牛党就是一帮子有组织有阴谋的人在演唱会一开始售票时,就疯狂买票,造成短时间内票被售空,进而造成断票。此时,他们就拿出之前买到的很多票高价出售,因这些票出自黄牛党之手,故也称之为黄牛票。

感谢黄牛大叔,感谢他们,要不是他们的“努力”,春节前我也不可能这么顺利的回家来。 这是一个不得不提的话题—- 据不完全统计,2006年春运全国有超过20亿人次进行大流动,再创历史最高记录,这是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没有的人口集中大流动。 车站、车厢内人满为患、优价不优质的服务,一票难求的背后高价票、倒卖票。如果如果这些所谓的“黄牛票”不是从内部倒售票员们手中流出的,又是来自于何处呢?春运不加价的背后到底谁在获利? 工作了,第一次远离家门,也第一次尝到了过年回家的艰辛。 点击阅读下文精彩内容 » »